夜间
笔趣岛网 > 行踏天涯 > 第二零二八章 一套不成再下一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事情当然不可能就此过去,只是与太令妾室通奸成了诬告,但他潜入衙门,加上盗窃,还有待查验。


这件事,当然交给南陇素和小白。


不过这一次,审问的手段可就放开了!


“小爷要让你知道,什么叫酷吏!”小白把玩着皮鞭,嘿嘿笑着来到教头身后。


“啪。”


“啊!”


一甩皮鞭响,一声惨嚎起。


“说!你盗了谁家的东西。”小白故作恶狠狠的道。


“天黑,忘了!”


“忘了!”小白一鞭甩出,惨嚎再度响起。


“记起来没有!”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s://m.51bequge.com


“没,没有,求大人,饶饶命啊!”


“嘿,不老实交代还想让我饶你!”小白阴恻恻的一笑,然后便是一鞭,同时吼道:“你到底偷了什么东XZ在哪了?”


教头吸口冷气道:“昂贵的首,首饰,全,全都卖了!”


“卖给谁了?”小白问完,见对方迟疑,立刻又是“啪”的一鞭。


“啊!卖,卖给外城的小贩!”


“小贩有几个钱能收昂贵饰品?我看你分明是在撒谎。”说完,小白这次是一阵快抽,打得他都出汗了,教头也疼的嗓子都快喊哑了。


南陇素看不下去,也没阻止,反而让小白继续,自己出去透透气。


她对小白突然的狠辣毫不起疑,毕竟是干过班房的,这里三天两头就会上演一次,有时候一天好几次,一次好几人,小白早就习惯了,说不得他自己还去体验过一把,当然是动刑的一方。


当初安排小白来这,就是让他见识衙门最黑暗的角落,习惯这里的风采。


很多人被卡在这一关,宁愿不干,也不留在班房听哀嚎。


无疑,小白很合格的毕业了!


要是撒点盐,那就是优秀了。


小白打完后,看着奄奄一息的教头,吩咐道:“把他带下去关好,事情没查明前别给他用药,一天只管一顿。”


“是。”两名小吏立刻把教头解下来,拖到旁边的牢房里关押。


小白出了班房,见南陇素在不远处低头沉思,他走过去道:“那家伙死活不说清楚,我觉得他还有同伙,早上带回来的那些人有必要继续监视。”


“嗯,我已经命人换班了。”南陇素岂会放过其余几位,只是没有证据把他们留下罢了,但监视早在教头被带回来时,她就安排下去了。


其实这些人已经不需要了。


诸棠旻玩的这一出,内奸全部掌握,他知道教头不可能透露其它消息,咬死盗窃不放,过不了几天事情就会过去,到时候再想办法把教头弄出来就行。


这完全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具体怎么操作,小白还是想和大前辈通通气。


等回到厢房,开门又是一股烟雾冒出来,小白都无语了。


他也不废话,进来关上门就道:“怎么搞?”


“等会去看看诸棠旻在盘算什么。”


“哦!也行。”


虽然大前辈的招数很多,但诸棠旻也不是简单货色,了解他的情报还是很有必要的。


当他们在夜黑风高时,潜入后院阁楼,发现诸棠旻果然在与夫人吃过饭后,没有进入大夫人房间,而是上了楼,找那给他戴绿帽的小妾。


大夫人立刻遣散了三位仆人,自己到院中赏月,仿佛没有因今天的事情打搅了她的心情。


而阁楼上,没过多久谩骂就起了,并伴随拳脚交加的嘭嘭声。


“胆敢背着我偷男人,看我不打死你!”


“大老爷听奴婢解释啊,奴婢没有,没有啊大老爷……”


这打着打着,外门偷听的两人就觉得不对劲了。


随着一阵衣衫的撕扯声,开始还哀嚎的小妾,叫声逐渐的变了味。


“还敢说没有,正当我蠢笨不堪啊!你什么货色,老爷我会不知道,我给你偷,看你偷,就让你光溜溜的出去见一个偷一个,怎么不敢啦,你倒是出去偷啊,你这个贱货……”


“啊!老爷饶命啊,老爷太厉害了,奴家承受不起啊!吃了老爷这等暴风骤雨,奴家哪还有力气去偷人啊,放过奴家吧,老爷,啊……”


小白看看石鸟。


石鸟叹气摇头。


“牛头癖啊这是!”小白用极低的声音道。


“环保罢了。”石鸟说完无趣的飞走了。


小白倒是饶有兴致的留下来,想听听有什么后续。


但很可惜,除了那变味的哀嚎,没啥有用的,折腾完,诸棠旻神清气爽的出来,就去和大夫人腻歪了。


“人渣啊。”小白鄙夷,但转念一想,兴许他们在讨论有用的呢,于是飘到他们附近,偷听良久,也没什么有用的。


只是诸棠旻的道歉和道谢,大夫人告诫他以后多加小心,便没有在言,都是诸棠旻在安抚。


等两人都回房了,小白才无趣的回到自己房中。


“怎么搞?”又是那句老话。


石鸟砸吧着牙签烟杆道:“奸细我已经知道是谁,但你无法证明。”


“唉,可把教头和坚石忠捆绑又牵强了。”小白郁闷道。


“就算不牵强,以他身份,岂敢再跟坚石忠扯上关系,不过没关系,这件事不仅我们在想,九衙更想,他们必然知道了消息,如我所料不错,他们已经在盗窃一事上做手脚,明天一早就会来提人了。”


“可坚石忠怎么办?”小白主要是给坚石忠洗白啊。


“诸棠旻不会轻易放人,教头也不敢去九衙……”


“为啥?我是说这新教官怎么就不敢去九衙了?”去九衙可能被打,但在他这里就不会被他打了么!


“九衙查的不是他,  是想通过他查到诸棠旻头上,就算查不到,也要想办法给诸棠家抹黑,那么他们就会把通奸坐实,你没有的手段不代表九衙没有,真以为那教头怕你几鞭子么,你就算撒把盐他都不在乎,只是装成要死不活的样子罢了,但去了九衙,他是想死都不成,还很可能被看出他有所隐瞒,为此去查新兵营,和我们盯着的人,你说他怕不怕,我们手段温和,九衙可未必,同时被两个衙门盯上,九衙人才又多,再一联系坚石忠事件,很可能也是调查新兵营有关,你说这厮能讨得好了。”


“哦,那么他肯定为了隐瞒新兵营的猫腻,从而屈打成招,同意通奸一事,给诸棠家抹黑也比新兵营被死盯不放要强。”


石鸟点头:“理是这个理,问题就是坚石忠还是要被带走,而你要做的就是让这件事提前,且就在今夜。”


“今夜?”小白皱眉。


“嗯,等会儿你再去班房一趟,就说重理案子时发现蹊跷处,坚石忠派你调查过他,时候辞官,这事之前就有人知道,不唐突……”


石鸟没说完,小白就抢白道:“他要死活不认怎么办?”


“打呗,让他恨你,他就会跟九衙说你和坚石忠一起调查户部内室事件。”


小白恍然:“也就是说,我审问他的时候,也要略微透漏一点我跟头查内室的事!”


石鸟点头。


小白想了想,起身道:“我这就去。”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