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 www.51bequge.com

夜间
笔趣岛网 > 我的躯体留在未来 > 第232章:诗仙离去、陵墓封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敢问前辈,这八大天书,谓之何名?”


李洛豪不解心中疑惑,抛出疑问。


李白解释道:“八大天书,曾在炎黄二帝与蚩尤一战过后,下落不明,如今散落三界各地,甚至其中有多部天书已经不再完整,化为几副残卷置于世界各个角落。”


“这八部天书,分别名为:仓颉书、夏禹书、红岩天书、夜郎天书、巴蜀符号、蝌蚪文、东巴文书、峋嵝碑。”


“其中这八部天书之中,‘仓颉书’被仓颉以自己的名字冠名,是因为这部天书是仓颉参透程度最深的一部天书,因此得名。”


听到这番解释,众人才彻底明白华夏八大天书的起起落落。


仓颉书、夏禹书、红岩天书、夜郎天书、巴蜀符号、蝌蚪文、东巴文书、峋嵝碑。


这八部天书,在炎黄二帝与蚩尤的一战过后,至今下落不明,甚至有多部天书像眼前的这部夜郎天书一样,化成了几副残卷,散落天地间各个角落。


不仅如此,八大天书的去向,不止是在人凡界,就连幽冥地府和天庭,乃至是边疆域外,都有可能存在天书的下落。


这一点,实在是令世人费解。


很难想象,当年炎黄二帝与蚩尤的那场大战,究竟惨烈到什么程度,才能将八大天书打入到其它界的范畴。 首发网址m.51biquge.com


一想到这里,众人忍不住一阵脊背发凉,对于这种传说级人物,心中情不自禁地将其敬若神明。


李白继续说道:“世事难料,命运难以捉摸。孩子,无论是华夏起源之秘,还是你的血脉身世之谜,全部尽在此八部天书之中,有朝一日,希望你能够参破这一切,带领华夏走向大世巅峰。”


闻言,李洛豪抱拳鞠躬行礼,不卑不亢地回答:“请前辈放心,即已踏上此路,绝不会令人大失所望,我身上所背负的使命,不允许我止步不前!”


李白负手而立,欣慰不已,道:“如此,甚好。”


言罢,李白大手一挥,不知从何处取出一个须弥戒,将其递给李洛豪,道:


“事已托付,今日至此,这是你们应得的,里面有你们需要的一切,去吧,未来的大势,还需要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引领。”


说完,李白随风荡去,不知是李白在动,还是众人在动,只觉得两者之间的距离不断地变远,仿佛空间在不停地拉长。


众人深知李白无意在此继续停留,于是全部对其行礼,对这位华夏诗仙表达由衷的敬佩和尊敬。


不远处的白千寻,见到李白已有去意,立即大喊道:


“前辈请留步!您可知道我白家到底该何去何从?”


李白望向白千寻所在,意味深长的回答道:


“你是你,白家是白家,狂刀宗是狂刀宗,三者有关,却又无关。”


“你的道路,是由你自己选择的,你的人生,也是由你自己决定的,临海刀圣不能成为你,你也不能成为临海刀圣,不要活在任何人的阴影下,不止是你,也包括了三十二古世家的所有人。”


“问问你自己,你所过的每一年,究竟活了三百六十五天,还是同一天重复了三百六十五次?”


一阵耐人寻味的回答,不仅是让白千寻陷入沉思,也让场内的一众人全部都有所思索。


人生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一年时光,我们究竟是活了三百六十五天,还是同一天重复了三百六十五次?


如果找不到自己人生的意义,恐怕没有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而这,正是白千寻所要寻找的答案。


短短几句话,总结出了白千寻的人生,也如醍醐灌顶般点醒了他。


遥想当年,临海刀圣初出茅庐之时,在修炼界刚刚小有名气,就被家族冠以族内第一天才之名,将家族崛起的大任放在了他的肩上。


从那时起,临海刀圣的一生就好像被规划好了一样,修炼、努力、刻苦、增强实力,不断地变强,只为带领家族走向繁荣。


但是,这真的是临海刀圣真正想要的吗?


没过多久,临海刀圣就对这样的生活失去了兴趣,乏之无味、如同嚼蜡般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一久,让临海刀圣萌生出了离开家族的想法。


随着时间的沉淀积压,临海刀圣最终选择离开了家族,独自一人闯荡天下,他想为自己而活,不想成为家族的工具。


就这样,临海刀圣的足迹遍布了三界内外,曾经效力于诸多势力,游走于五湖四海,


久而久之,临海刀圣凭借其超高的修炼天赋和不俗的实力,在江湖上的名气越来越大,以至于盖过了不少二等势力的传人。


也正因如此,白家见临海刀圣的实力日渐强大,便一心想要将他召回白家,为家族的繁荣大业贡献一份力量。


但是,临海刀圣常年游历天下,行踪诡秘,可谓神龙见首不见尾,即使白家的家主派出几千、甚至上万人外出寻找,依旧没有寻得临海刀圣的丝毫下落。


久而久之,白家家主渐渐认清了一个道理:临海刀圣身为一尊至强神皇,他所能接触到的世界,不是凡夫俗子能够企及的,要想找到临海刀圣,必须有一位能与之媲美的天骄亲自出面寻找。


这就好比,一位乞丐永远也不会和世界首富走到同一个圈子里,二者完全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无论白家再怎么寻找,也很难找得到临海刀圣。


于是,秉承着这样的原则,新一任白家少主,白千寻,被家族强行授予了复兴家族大业的重任,被套上了寻找自己兄长的使命枷锁。


从那时起,白千寻的人生就逐渐失去了意义,虽然他肩负家族大任,但那些却都是其他人强行加在自己身上的,并不是自己所向往的。


哪怕自己手持天选神兵,得到家族和宗门的重视和认可,但这始终不是他想要的。


白千寻是一个鲜活的生命,不是一个只有利用价值的工具,此时此刻,与其说他这一生活在了临海刀圣的阴影之中,不如说他只不过是把临海刀圣曾经走过的路又走了一遍。


这一刻,白千寻悟了,他明白了自己所要追寻的到底是什么,也知道了如何解脱自己的同时,也能完成家族繁荣的大业。


良久,白千寻长吁一口气,放松了心神,脸上写满了释然之色,仿佛他这一生,肩上一直扛着一座大山,而就在刚刚才放了下来。


看着点醒自己的李白,白千寻“噗通”的一下跪在地上,双膝重重地撞在了地面,当即对着李白行磕头跪拜之礼,道:


“多谢前辈为我解惑,指点之恩,没齿难忘,愿前辈与天地同寿!”


李白在飘然离去之际,见白千寻清心顿悟,发自肺腑地笑了起来,缓缓道:


“人生在世,谁言容易,命运无常,唯心不亡。”


“愿我们的故事绿水长流,也祝未来的劫难择日而终。”


下一秒,李白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而空中还清晰回荡着李白那饱含沧桑的声音,久久无法散去。


这一刻,每个人都对李白这位华夏诗仙表以深深的敬佩之意,为了这条梦想之路,为了天下芸芸众生,他付出了太多太多。


为了华夏,他一人在此等候千年,只求为天书残卷寻得一个合适的主人。


为了苍生,他忍耐了无数岁月的孤寂,只为让天下苍生有自己这样一位精神信仰。


为了梦想,他在悲痛欲绝之中选择放弃叶倾城,只为让世人坚信这条道路,不会因此丧失斗志。


他太累了,如今,他将一切的希望全都寄托于李洛豪身上,而在李洛豪登临巅峰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也许李白才能真正的好好休息一番。


“哎——命运啊——”


李洛豪苦涩难耐,无奈地叹息一声,悲愁绪意在此刻的一语中尽数倾泄而出。


“走吧。”


多愁善感过后,李洛豪将天选神兵鸣鸿刀,送还给白千寻,带领众人向陵墓的出口处走去。


“慢着——”


一声叫停声从背后响起,李洛豪停下脚步,回过头向声源处望去。


只见白千寻一人站在狂刀宗大军的最前方,手持鸣鸿刀,气宇不凡,眼神中满是坚定不屈的信念。


李洛豪问道:“怎么?为了悟道树,还想打吗?”


白千寻没有回答,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


“日后,我们还会见面的,是敌是友,就要看格局辽阔的你,到底会不会挡我的路。”


话音一落,白千寻率领狂刀宗大军齐阵离去,飞速行军,眨眼间就离开了此处陵墓之地。


望着远去的狂刀宗大军和白千寻的背影,李洛豪摇了摇头,无奈地笑了一下。


对于白千寻这个人,李洛豪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虽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恶人,但也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值得人欣赏的地方。


也许这和他从小到大的生活环境有关,长期的压抑环境下,导致他逐渐埋没了自己身上的光辉。


不同于临海刀圣,现在的白千寻还太过于年轻,没有到锋芒毕露、崭露头角的时候。


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李洛豪必定会和白千寻再度相遇,届时,具体二人是敌是友,就要看双方所走的道路,到底会不会产生矛盾冲突。


“轰隆——”


就在这时,整个陵墓忽然传来了一阵疯狂的震动,仿佛下一秒陵墓就会彻底坍塌,四分五裂。


对于阵法风水格局颇为了解的袁杰,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劲,立即大呼道:


“不好!李白走了,这处陵墓没有了大道力量加持,马上就要封闭沉寂了!”


闻言,李洛豪大惊道:“卧槽!那还不快走,在这等死吗!鸡大白!快!”


话音刚落,鸡大白祭出内力,将所有人原地托起,扇忽了一下翅膀,就瞬间跨越了万米之距,向着陵墓的出口飞去。


“我叼尼玛的,用不着你哔哔,老子比谁都惜命!”


见如此怕死的鸡大白,众人不禁莞尔,在鸡大白的极速飞行之下,仅用了几秒钟,一行人就顺利地离开了陵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