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皇兄何不禅位 > 第五十九章 权力的游戏(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邺城的宿卫军,实际上是掌握在四人手中。


即贺兰豹子、和阿于子、奚长三人外加冯诩王高润,除了高润,其余三人光听名字就知道是鲜卑人。


这四营,每一营的人数都不尽相同,除了高润因为是高家宗亲的关系,拥有超过两千人马以外,其余三营各自约摸千人左右。


兰陵王高肃所说的百保鲜卑与宿卫相加,便指的是与高润的宿卫军,以及他这次回媳妇娘家得到的承诺。


只不过荥阳郑氏还没来得及兑现,他们只是听说了高俨夺权,打着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的想法,以兰陵王的名义征发了千余私人武装。


总之高俨要是在这场权力的游戏中胜了,他们荥阳郑氏多少也能混个从龙功臣。


但若是高俨败了,对不起,这件事跟他们无关,都是女婿兰陵王擅作主张惹下的祸。


所以高俨要兰陵王高肃成立的这支虎贲卫,其内部构造十分复杂。


既有百保鲜卑、宿卫,也有士族与宗亲们的私人武装。


但好在忠心上肯定是没问题的。


而且高俨对他高肃练兵的能力十分信任,大名鼎鼎的兰陵王还练不出一支八千人的虎贲? 记住网址https://m.51bequge.com


当然,其余三营宿卫的战力也不容小觑。


别看他们加起来只有三千人,但这些鲜卑武士好歹也是参加过百保鲜卑选拔的。


虽然最终落败了,没能成为那支令人闻风丧胆的铁骑,但仍旧实力不俗,比一般的军队,那也强上不少。


只是这三营的主将,今日并未来到武安殿,说明他们还心存疑虑,不过高俨也不着急,真正需要他们宣誓效忠的最佳时机还在后头。


若那会儿还皮里阳秋的称病不出,高俨不介意再提刀子杀几个人!


六师已定其四,高俨再次把目光投向高延宗。


高延宗立刻会意,他侧头对斛律恒伽附耳了几句,后者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对高俨说道:


“一万射声军已经从紫陌大营出发,不日将进驻邺城,听候大行台差遣!”


众人听罢,登时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一万射声军??


斛律光真的已经彻底倒向高俨啦??


高俨也十分诧异,一万人可不是个小数目,斛律光不大可能连招呼都不提前和他打一声,就傻愣愣的派儿子来效忠。


除非…


除非那老头心里也打着分鸡蛋的念头…


果然,斛律恒伽下一句便道:


“我斛律恒伽往后只效忠于大行台一人,谁与大行台过不去,那便犹如此案!”


这家伙说完,突然一掌拍在那高案上,令其当场四分五裂!


高俨眼皮子跳了两跳,心里呻吟道:这可是老子才刚做好的成套家具啊!


“过啦…过啦!”


高延宗连忙将斛律恒伽拽回椅子上,让你表忠心可不是让你来踢场子的,再说了,今日肯来的都是自己人,你威胁他们干嘛使啊?


没看见对面那些汉臣脸都青了么??


最后还是任城王高湝站出来打圆场:


“斛律小将军的一片拳拳之心,委实令我等汗颜呐!”


“那可不?”


斛律恒伽大笑道:


“我阿爷说了,往后就此分家了,不跟着大行台混难道跟着高纬那小王八蛋?”


众人脸色再次齐齐一变,他们认为这话准是斛律光说的,斛律恒伽只是把他老子的原话照搬了过来,否则以他的年纪,无论如何也不能称呼高纬是小王八蛋。


高俨也有些无语,这厮情商有点低啊。


人家高纬再怎么说,现在屁股还坐在那个位置上。


公开场合这么贬斥一位皇帝影响会不大好,若是传出去,那就真成一群乱臣贼子在聚会了!


要知道史官们可不会管这个,你既然说了这句话,那将来无论如何都是会记上一笔的。


这任何人想要延续家族辉煌,受后人铭记,那就不得不多考虑一下身后名。


否则几十上百年后,人们会指着你的子孙说:


看,这就是那个骂皇帝是小王八蛋的后代。


那么问题来了,等到那个时候的皇帝又怎么看待你的子孙后代?


他们会不顾觉得你的子孙后代与你是一丘之貉?


会不会只要稍微做得不好,便可能也被称为小王八蛋?


估计斛律光若是知晓了他这个小儿子今天的冒失行为,指不定会拿大嘴巴子抽。


别的不说,万一高俨哪天失势了,这句话说不准就会要了他斛律家一家老小的性命。


不过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怨斛律光自己不会教儿子。


他那个长子斛律武都在外面当刺史时,大肆收受贿赂,还巧立各种明目敛财。


连渔民出海捕鱼,每撒下一网,便要向他缴网税,而且无论有没有收获都要给钱。


渔民们无奈之下,只得跑到邺城来告状,最终事情越闹越大,传到了斛律光的耳朵里。


这老头亲自骑着快马跑到兖州,把正搂着歌姬滚床单的斛律武都给揍了一顿,然后又请高湛下旨革了他的刺史…


当然,还有斛律荷叶,也是个令人头疼的极品,现在又冒出来个斛律恒伽。


看来,斛律光一人便已经占尽了子孙后代身上的气运!


“咳咳…”


高俨用咳嗽声打断了洋洋自得的斛律恒伽,又对高延宗道:


“至于剩下的羽林军,就拜托王兄了。”


高延宗听后愣了一下,他拿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意思说你是认真的?


让我一个大胖子去带兵??


高湝也觉得让高延宗去领兵有些不妥,且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光他那一身肥肉,就怕得不到将士们的爱戴。


“大行台,羽林军的统兵人选是否应该再斟酌一下?”


高俨摇了摇头,对高湝笑道:


“孤相信安德王能干好这件差事。”


“你说是吧?王兄?”


高延宗被高俨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盯得浑身发毛,就好像什么都被他给看穿了似的,心里直呼活见鬼,他怎么知道我会兵事??


高俨当然知晓,因为他想起史书上是这么记载周齐两国之间的平阳大战:


“延宗以麾下再入周军,莫不披靡。诸军败,延宗独全军。”


啥意思呢?


就是说他高延宗在所有人都战败的情况下,击败了北周来犯之敌。


并且。


还差点活捉了宇文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