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诸天从红楼开始 > 145 鼓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贾张氏看有人进来,反倒恶人先告状,“你们两位管事大爷来的正好,看看这恶媳妇,居然跟婆婆动手,就该天打雷劈。”


秦淮茹赶紧说出事情的经过,还熟练的摆出平时经常用的委屈脸。


可现在她是个猪头脸,再摆着这副表情,看上去特别滑稽。


刘海中忍着笑意,把俩人都训了一顿。


因为工作的事,秦淮茹就算再不甘愿,还是得留着贾张氏。


不过秦淮茹也在暗暗打算,想要想个办法赶走贾张氏。


接下来的时间,贾家婆媳俩基本隔几天就要吵一次,秦淮茹恨贾张氏恨的要死。


特别是贾张氏担心秦淮茹不给她养老,直接跑到厂里去闹了一场,厂领导为了息事宁人,同意每个月从秦淮茹的工资里抽出6块钱直接给贾张氏。


为了贾张氏来闹的事,厂里又狠狠批评了秦淮茹一顿。


以前秦淮茹虽然在生活作风方面名声不怎么好,但大家都还是觉得她挺孝顺的,毕竟男人死了还是一直养着婆婆。


可贾张氏这一闹,把秦淮茹最后这点遮羞布都给扯下了,从那以后,虽然她们婆媳还在同一屋檐下,但却像生死仇人一样。 首发网址m.51bequge.com


贾家那边鸡飞狗跳,何家这边却是喜气洋洋,本来按原来预产期,于丽大年三十应该还在坐月子。


可棒梗这一推,让于丽提前生产,大年三十这天刚好出月子。


有了儿子,傻柱成天乐呵呵的,连秦淮茹都顾不上同情了。


大年三十这天,何大清让傻柱早早准备好饺子和饭菜,一家人和和气气的吃着团圆饭。


傻柱还特意给后院一大妈和聋老太太送了一份过去,何大清对傻柱照顾这两个人是不管的,只要他不舔寡妇,照顾孤寡老人当然是好事。


环境对人的影响确实挺大的,原剧于丽嫁给阎解成也老会算计了,可跟了傻柱后受到影响,对钱也没那么看重。


对傻柱照顾聋老太太和一大妈也没意见,何家热热闹闹的,贾家这边却冷清的很,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


秦淮茹一大早就准备了饺子,可却没有贾张氏的份,她自己吃了些,剩下的都给棒梗送去了。


贾张氏也想去看棒梗,可他一辈子不是在乡下老家,就是在这院里几分地转悠,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少管所。


她人缘又差,想找个人问都没法问,而且她一个月就六块钱,现在她已经在吃止痛片了,根本没有多的钱置办东西去看棒梗。


他只能自己安慰自己,秦淮茹是棒梗亲妈,不会亏待他的。


为了吃止痛片,贾张氏生活开始节省了,今天年三十她才奢侈一把,煮了点白米粥,连菜都没炒一个,就一点小咸菜。


看见傻柱端着饺子和一碗硬菜去了后院,他猜到是给后院俩老太太送去的,她咽了下口水,心里狠狠咒骂起何家。


要是以前,说不定她还厚着脸皮去找傻柱要点,可现在她和何家势不两立,当然不会去找何家要。


要不是何大清太彪悍,贾张氏早就把何家闹个天翻地覆了。


这边傻柱送完东西,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着团圆饭,顺便商量起何晓今后谁带的问题。


这个名字是何大清取的,孩子出生后,按规矩应该何大清取名,他懒得费脑筋,就取了原剧傻柱儿子的名字。


开年于丽就该去上班了,可孩子不能没人带,于丽又不想辞职,她在国营饭店上班上的挺自在的。


本来于丽的意思是把孩子送到她娘家给她妈带,可傻柱不同意。


让于丽她妈过来带也不方便,最后还是傻柱想了办法,于丽上班时就把孩子托付给一大妈,每个月再给她十块钱,算是谢礼。


一大妈听了高兴得很,不要钱都愿意。


一大妈也不缺钱,易中海当时离婚时留了好几千块给她,她过日子也节省,一个月都花不到几块。


而且聋老太太收了她当干女儿,她每天就负责照顾聋老太太,聋老太太每个月的补贴她俩都花不完。


聋老太太除了不能走太久,其他都没什么问题,照顾她也不费什么劲。


他们两个老太太成天日子也无聊的很,傻柱能把孩子放过去,她简直巴不得,虽然她没生过孩子,可一直都很喜欢孩子。


开年复工后,于丽去上班了,何晓就让一大妈看着。


秦淮茹知道这件事情后,打起了鬼主意,想着要是操作的好,就能利用那孩子把贾张氏除了,这样既给棒梗报了仇,又能让贾张氏滚蛋,简直一举两得。


接下来的时间,秦淮茹主动跟贾张氏和好了,贾张氏开始还不相信,觉得秦淮茹肯定是想害她。


可秦淮茹每次吃饭事叫贾张氏,她都不会拒绝,反正不吃白不吃。


每次两人吃饭,秦淮茹就在桌上说着带孩子多不容易,一点点小疏忽就会害死孩子。


“我听人说,我们厂里前几天一家人的孩子,就是不小心被子捂着孩子的头,硬生生给憋死了,真可惜,还是一男孩呢!”


秦淮茹好像随口说说,贾张氏也没在意,“那是他们家没福气!”


秦淮茹看贾张氏不开窍,只能又说,“那旁边何家可真有福气,那孩子也是早产,可比咱们棒梗当初身体好多了。”


贾张氏不爱听了,“什么福气,何家那一家缺德丧良心的,指不定那孩子哪天就没了,何家害了咱棒梗,你还说他们有福气,你是不是棒梗亲妈啊?”


秦淮茹见扯到正题,连忙哭着说,“我当然恨何家,这几次去看棒梗,他都瘦了好多,我看到何家那孩子心里就难受,凭什么他家孩子好好的,咱家棒梗却要受罪,要是他家孩子出点什么事,气死何家人才好,棒梗都说了,他恨死何家人了。”


贾张氏听了这话,连连点头,心里对这事上了心,听到棒梗瘦了她心疼的很,对何家恨意又添了许多。


秦淮茹当然不会主动开口让贾张氏干点什么,那样自己也会被连累,接下来她就天天在贾张氏耳边说着棒梗在少管所呆着多难受,多恨何家,给贾张氏心里的恶念添把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