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笔趣岛网 > 从武馆学徒到大乾武圣 > 第一百五十九章巡察主使魏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岛] https://www.51bi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易毫不在乎的将耳朵贴在地面,这样自己能听得更清楚,也能听得更远。


许多嘈杂的声音被汇聚而来,其中最值得在意的是四蹄奔行之声。


远处有人骑马奔行而来,这本不值得在意,但这马的速度非常之快。


绝对不是普通马,骑乘在马上的也绝对不是普通人,必然是一名武者,至于实力如何,他暂且不好做推断。


那名武者此时受伤,状态并不好。


这便是他能得出的所有信息,至于其他信息,便不是只依靠双耳就能听得到。


“出事了吗?”王友路见李易表情有几分凝重,连忙走了过来问询。


他却轻轻摇头,“不好说,过会儿再看看吧,就算出事了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


王友路点头,内心却依旧打起十二分警惕,小心观察周围。


然而却始终未发现有何异常。


李易倒也不急,根据他此前所探听的声音,对方也奔行在官道上,方向与他们一致都是洪州府。 一秒记住看书吧https://m.51bequge.com


对方所骑之马,要比他们快上不知多少倍。


不消一时片刻,自己便能见到对方。


果不其然,才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远处尘土飞扬。


官道虽然是砖石所制,可又没有人打扫保养,尘土自然不少。


加上对方的速度极快,此刻奔驰而来,自然溅起滚滚烟尘。


李易仔细打量过去,只见对方锦衣华服,却浑身染血。


显然所受的伤势不轻。


胯下红鬃烈马颇为不凡,看样子好像有几分瑞兽麒麟的血脉。


虽然极其微弱,但也要比自己的玄龙马强上不知多少。


她虽然在全力奔行,此刻身形却摇摇欲坠。


紧接着浑身力气一松,她用力拍了拍马颈,便直接从马身跌下摔,落在官道上。


马儿在此刻慌忙停下,眼神极为灵动,焦急的观察周围。


最终来到李易身旁,它竭力嘶鸣,好似在求救。


李易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袍,不得不说这马还真聪明。


就连求救,都知道找官府的人求救。


“咱们帮不帮忙?”王友路走了过来。


他看得出来对方是监察司的人,身穿锦衣华服,毋庸置疑必然也是一名巡察使。


按理来说,无论怎么样身为同僚,他们该帮这个忙。


可看对方浑身染血的样子,一看便知,绝对招惹了麻烦。


他们现在去帮忙可能也会招惹麻烦。


相反他们现在离开什么都不做,也不会有什么罪责,因为没人知道这件事情。


只有一匹马知道又如何,马又不会说话。


不过他清楚自己的想法不重要,这件事情还是得李易拿主意。


“同僚遇难,哪有不帮之理。”李易开口,说完迈开大步向对方走去。


他这样说,是因为他知道对方值得救。


所以才出此言。


若是对方不值得救,他绝对当做没看到,立刻带着人离开这里。


快步来到对方身前,显然她的状态并不好。


她那俊秀清冷,仿佛不近生人的面庞苍白如纸,一看便知是因为失血过多。


“没晕过去吧?”李易眉头轻锁,低声问道。


听到李易的话,她竭力做出反应,微微张开双眼,证明自己尚有意识。


“我将内气输入到你体内,助你疗伤,你不要反抗。”


李易语气极为严肃。


他将内气输入对方体内,确实可以帮她疗伤。


前提是对方的内气,不要对自己的内气做出反抗,不然情况只会更糟糕。


李易抓住她的手腕,将自身内气输入对方体内。


内气在她体内走了个来回,李易眉头皱的更深,对方体内不止一股异种内气。


起码有三股异种内气,盘旋在她体内,与她的内气不断厮杀对抗,这样会让她伤势更加严重。


李易不断将自己的内气输入到对方体内,包裹住异种内气,以此来抵消对抗。


他的内气源源不绝,对方体内的异种内气却是无根浮萍。


可即使如此,疗伤也绝非一件易事。


李易要抵消对方体内一份异种内气,起码需要消耗自身五倍甚至是十倍的力量。


因为他在疗伤救人,而那些内气在肆无忌惮的破坏。


倘若他这边也采取强硬手段,直接横扫对方体内的异种内气。


那么她多半会没命。


“先吃两颗丹药。”


李易成功帮对方解决一份体内的异种真气,自身内气也消耗大半。


除了经脉外,对方的五脏六腑和皮肉筋骨同样有伤。


不过还好,尚不算严重。


对于后天武者来说,养上两三天便无大碍。


她嘴唇苍白没有丝毫血色,此刻将丹药吞入喉中,精纯药力迅速化开,开始滋养肉身,治疗内外伤势。


“多谢阁下相救,不知姓甚名谁?来必有厚报!”


她语气严肃而又认真。


她一向有仇必报,有恩必偿。


对方救自己一命,自己更应该竭力回报对方。


“监察司巡察使,李易。”他沉声开口。


向对方表明自己的身份,不过因为暂且没上任,因此并没穿监察司衣衫。


不过听到李易的话,她还是神采一变。


未曾想到自己竟然能再此碰到同僚,怪不得对方会出手相救。


“监察司,眠龙道巡察主使,魏宁。”


原本以为自己会死在路上,却没有想到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李易则更为惊讶,大乾的制度分为州道县。


一州往往有十余道,而一道又有十几个县。


看魏宁的年龄,与自己相差仿佛。


却已经成了掌管一道的巡察主使,这可是从五品官位。


她年纪轻轻就能坐到这个位置,便足以看出其能力不一般。


至于对方也姓魏,会不会和洪州监察司司主有关系。


这点他倒觉得不可能。


首先因为监察司本身是个情报组织,直接向陛下负责。


因此各地的监察司司主大多是陛下最信任的人,那就是太监。


虽然说会有一些特例,但大多都是。


他们魏司主也是其中一员。


当然,若只是如此,还有可能不是直系亲属,而是旁系亲戚。


可魏宁能做到巡察主使这个位置上,便已经证明了她的能力。


监察司的事物大多都危险非常,巡察使更是危险中的危险。


魏宁要是真有关系,应该会给个职位不给权力,找个地方混吃等死。


绝对不会来做巡察使这种玩命的工作。


“现在感觉如何?能起来吗?”


李易低声询问。


一直躺在路上,绝对不合适。对方的外伤也很严重,需要抓紧找地方包扎止血。


她有些艰难的摇摇头,虽说吞服丹药,加上有李易用内气帮她疗伤,体内外的状态都好了许多。


可也只是能简单的活动手脚,想要起身行走极为困难。


“那你忍着些。”李易探出双手,想要将她抱起。


魏宁倒也没有任何抗拒,现在很显然绝对不是矫情的时候。


自己又不能走,只有靠李易抱自己,不然总不能躺路上等死吧。


“得罪了!”李易轻声道。


说完伸出双手,一只手勾住后背,一只手揽住大腿,将她抱起。


不得不说,魏宁身材极好,一双玉腿浑圆修长,盈盈细腰,不堪一握。


这其实也正常,只要修行武道,无论男女,大多身材极好。


当然这是大多数人,还是有一些人比较奇特,天生就是五短身材,修行武道也救不回来。


不过像魏宁身材这么好的却还是少数,除去武道的因素,她天生也应该身材极好。


李易轻手轻脚的将她放到自己的马车上,从马鞍处拿来张道长所给予的药膏。


“这药对治疗外伤有奇效,你先用着。”


若是对方真的一动不能动且失去意识,他也只能帮忙上药。


毕竟总不能看着她流血而死。


可她既然还有意识且能轻微移动手脚,哪怕费力一些,换药这件事情还是让她自己来比较好。


毕竟男女有别。


“多谢。”她轻声道谢。


李易微微颔首,替她拉上马车的车帘。


上药这件事只能她自己来,他倒也想找个女人帮忙,可根本找不到。


他们这个队伍里,只有拉车的几匹马是母的。


马车内很快传来摩挲声,以及压低着痛苦的呻吟声。


魏宁剥开自己的衣服,将药膏涂抹在伤口上。


一阵清凉的感觉涌过,伤口飞速止血,开始愈合。


这药膏果真不一般。


想必价值极高。


对方却无丝毫保留,直接就拿出来给自己用。


魏宁不由得对李易又多了几分好感,对方救自己一命,还拿出这种上好伤药。


自己日后必然要竭力回报这救命之恩。


李易没去关心马车的情况,他现在更应该解决的是王友路等人的问题。


四大家族的余孽肯定是没有了,但魏宁接下来还会被人追杀。


他们和自己在一起,那不亚于找死。


所以得先把他们处置好。


他们留下来也起不了任何帮助,每个月就挣那么点银子,也不是让他们陪自己一起玩命。


“接下来说不定会发生些别的问题。”


李易沉声道,目光扫视在场所有人。


“所以我们兵分两路,你们走小路更加安全。”


“我等明白!”王友路连忙答应。


没有半分推辞的意思。


让他早知道这一行非常危险。


可既然能避免危险,他也不会像傻子一样主动去找死。


能溜,抓紧溜吧!


升官发财固然重要,可也得有命不是。


更何况他明白,他们这个时候留下更多的只会拖累到李易。


“好。你带人从小道抓紧走。记住把所有犯人送到洪州城。”


李易小声交代。


王友路也没做多过停留,立刻带着余下的差役,驱赶车马从另一侧离开。


不然继续留在这里,意外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到。